首頁>檢索頁>當前

加拿大在勞動教育探索中發現——

勞動教育應凸顯勞動價值

發布時間:2019-12-20 作者:徐金雷 來源:中國教育報

20世紀50年代之前,加拿大勞動教育的顯著特征是與農業合作,與農場緊密合作,并出現了農業學校,勞動教育直接服務于生產和經濟發展。在加拿大進入工業時代之前,這種方式的勞動教育就成為國家教育的傳統,形成了完整的勞動職業培訓制度,為手藝行會發展和工匠培養作出了重要貢獻。當時,加拿大勞動教育在公立學校系統中普遍開設,但是主要針對那些先天不足、無法接受中學教育的學生。

20世紀50年代以后,“社區學院”被引進加拿大,旨在培養技術和職業專門人才。20世紀60年代,受到經濟改革的影響,勞動力市場上出現了新的問題,比如新技術應用速度過慢,以企業為基礎的培訓工作水平較低,導致整個工業發展速度緩慢,與同等國家相比在出口市場上失去了市場份額等。

為改變這一困境,加拿大勞動就業市場趨向于更有效、更普遍的勞動教育與培訓的理念,期望將勞動教育作為實現社會公平的一種手段。這些理念主導了勞動教育的實施。這一時期的加拿大政府計劃培養更多的藍領工人,加拿大各省以各種形式通過社區學院和技術學院資助中學后教育和成人教育,職業學校的課程設置重點在學術和非學術兩個方面。20世紀70年代,加拿大勞動力市場對學校教育中學術教育和非學術職業教育的分離反應強烈,經濟壓力和勞動力市場需求倒逼學校必須關心學生畢業以后的職業需要。20世紀80年代,加拿大各省加強中學職業準備計劃、工作實踐與合作計劃,以及高中與學徒計劃之間的聯系。80年代初期,加拿大聯邦政府對勞動力市場和培訓政策進行審查,發現勞動力市場信息資料嚴重缺乏,政府計劃并未對地區性需求作出精準反應,而是過于強調高等院校的培訓。

因此,1982年加拿大頒布《國民培訓法》。該法明確對短缺技能直接提供培訓資助,規定基本技能培訓必須與技術培訓課程密切銜接,培訓資助計劃從一年制延長到兩年制等。1985年,加拿大聯邦政府和各省政府擬定全聯邦教育戰略,重點面向貧困階層,包括土著居民、婦女、農村居民以及生理、心理殘疾者。20世紀90年代中期,加拿大政府通過新的勞動力培養戰略,使私營部門在聯邦資助的培訓方面發揮更大作用,更加重視勞動力調整,以及向貧困階層、社會救濟領取者和失業保險領取者提供培訓。此外,加拿大政府還資助商業、工業和勞工等部門性委員會,以研究各方需求,提出課程設置規劃、制定標準以及在全國推廣以行業為基礎的培訓。

加拿大政府認為,他們在實施教育與生產勞動結合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主要有兩個方面:

首先是具體工作中的困難。勞動教育花費大,一般比在校內安排課程花費時間多,學校為了實施一項教育計劃,需要經常變更學生課表,隔日、隔周或把更大段的時間花在市場和社區學院。由于商業活動的周期性,常導致雇主減少對合作教育項目的參與,學校很難同他們保持持久的合作。其次是認識方面的問題。早期加拿大的勞動教育被認為是專門為那些學習困難的學生準備的。一些教育家不愿承認勞動教育的新功用,認為這仍然是智育的繼續。

因此,需要使學生認識到,面向就業的教育或課程對于所有學生都是有益的。加拿大中等教育階段的合作教育雖然時間還不長,深度還不夠,但人們普遍承認,接受合作教育的學生獲取了勞動實踐知識,變得成熟。年輕人對勞動明顯地尊重了。學生轉變了把書本學習同實踐勞動分離的態度,雖然這種轉變是逐步的。這在當時對制定職業技術教育計劃的教育家來說是困難的,但是,正是這些困難吸引了公眾、政府和學生的注意力來改善教育同勞動世界的相互聯系,也使二者之間的關系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健康。

近年來,諸多“勞動研究”專家頻頻發聲,認為加拿大的高中畢業生并沒有掌握多少關于勞動歷史或勞動者權利的知識,導致這些畢業生到了大學階段,對工會知識和工人權利等知之甚少。因此,安大略省的高中在職業研究和社會研究課程中滲透了有關職業健康與安全的規則以及工會的相關教育內容。

但是,這些還遠遠不夠,專家們又提出要將金融素養與職業教育在基礎教育中凸顯出來,增強有關工人權利、勞動歷史與勞動關系的教育內容,在公民、歷史和社會科學的課程中進行滲透融合。加拿大政策選擇中心教育主任艾麗卡·謝克(Erika Shaker)認為,一個好的課程,應當突出勞動對加拿大歷史的貢獻,強調工人為爭取工人權利與安全的工作環境斗爭的歷史。

從加拿大勞動教育發展的歷程及其特點來看,存在一些值得深思的問題。

首先,是培養理念未完全體現人的全面發展。勞動教育所強調的應是人的勞動素養培養,特別是對勞動活動的熱愛,這一點未能得到充分的展現?,F階段,針對專家們所提出的金融素養培養意識缺乏、勞動者對自身權利與斗爭歷史的了解不充分,也僅僅是強調勞動的個人價值實現與保護,未能上升到勞動為當前幸福生活的貢獻這個意義上來。在追求教育公平的理念上,加拿大的勞動教育僅體現了對弱勢群體的“全納”教育理念,并沒有對勞動與職業地位的平等問題給予重視和研究。在社會普遍關心的學校學習與職業選擇問題上,過分關注眼前利益與矛盾,而失去對教育根本目的——育人目標的反思,從根本上未能體現職業的平等以及勞動創造價值的根本理念。

其次,是人才培養模式存在局限性。加拿大在促進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的同時,勞動教育的內容、場所、方式和培養模式等均與職業訓練和培訓相結合,形成了勞動教育與職業教育直接聯動的培養目標,職業、就業市場成為了勞動教育的培養方向與目標的唯一評判標準。很多政府人士和教育家都提出批判,勞動教育不能使青年學生只接受一種過分狹隘的職業課程,僅為了使學生謀得一份職業和生計而把他們引向某種固定職業的死胡同,這無益于社會,也不利于青年人的發展,更不利于他們適應經濟和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變化。狹隘的勞動教育理念導致了人才培養模式和方式的局限,這一趨勢必將使得職業或就業市場出現不均衡的狀態,使一些艱苦、待遇不高的行業缺乏足夠的勞動者投入,特別是智力勞動與體力勞動涇渭分明,呈現出高低貴賤之分。

(作者系南京師范大學副研究員,本文系“江蘇高校優勢學科建設工程資助項目”成果)

《中國教育報》2019年12月20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9561672.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大庆冠通棋牌手机版游戏下载